北京市|《瓦尔登湖》:水拍岸边,正如千年以前

北京市|《瓦尔登湖》:水拍岸边,正如千年以前


文学里有一种对普世大众很不友好、断断续续才能读完、一不留神就会被束之高阁的经典 , 《瓦尔登湖》无疑正属于这种 。 从我翻开它第一页以来已经过去十多年 , 间隔之久令人惊诧 。

书中不遗余力的呈现了匆忙之人难以发现的生命和美 , 瓦尔登湖附近的种种农作物、动植物(中信出版社甚至给出了一本叫《瓦尔登湖动植物图鉴》的博物学书)、村庄、树木、湖水、天空、掘冰人、昔日居民、冬日访客、某个壮硕单纯而生机勃勃的伐木工人 , 都能成为梭罗的观察和研究对象 。 他将庞大的地球生态视为流动的生命 , 将人也视为溶解的泥土 , 手指和脚趾是从身体中流出的凝结水滴 。
梭罗提供了一种这样的视角:大自然的水果不只是用来果腹的食品 , 还是山林的风、停歇过的鸟和无数见过第一缕阳光的晨露 。
当然也伴随着对俗世生活的批判:一个人勇于舍弃的东西越多他就越富有、不要阅读泛滥的新闻资讯信息、社交活动往往会收获很少等等一些如今已成为个体成长法则的普适观念 。
这样的视野 , 彰显出梭罗是一位在探索自然和自我道路上真正的硬核践行者 , 一位面向俗世勇于喊出\"我不要爱 , 不要钱 , 不要名誉 , 请给我真理\"的19世纪男子 。
以自然为师 , 以孤独为友 , 以阅读为日常呼吸 , 以身体力行为食 , 以心为目 , 以思为矛 。
提倡自给自足的简朴物质生活 , 关注高尚的精神生活 , 反对过度分工导致的阶级化剥削 。
这种生活的厉害之处 , 在于能够冲破社会环境和规则的束缚 , 目光直抵人生无意义的本质 , 进而做出如何度过一生的主动选择 。
梭罗无疑是一个孤独的思想者 , 他的智慧一定还能穿越未来更长的时间 , 但只会被每个时代的少数人关注到 。 其中散发的平静、恬淡比较琐碎 , 难以抵挡21世纪人们生活的匆忙程度 。 思想遗迹就像瓦尔登湖本身 , \"这里没有多少人工留下的蛛丝马迹 。 水拍岸边 , 正如千年以前 。 \"
与此同时 , 梭罗的认知也受限于自己所处的时代 , 不会认识到商业对科学和文明的推动价值 , 成书的那个年代 , 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未开启 。 文明的昌盛离不开物质经济的繁荣 , 物质文明愈复杂 , 文学的智识才会更丰盛 , 科学才有机会获得更大进展 , 如果他有幸生活在现在 , 所提倡回归自然简朴生活的思想 , 一定会有更深层次的开拓 , 人类不错 , 地球很美 , 但宇宙更辽阔 。
和几乎所有读者一样 , 合上尾页 , 我会很快回归到琐碎的生活里 , 关心面包 , 关注人类 , 无法做到脱离人群去独居 。 就现代文明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丰盛程度来说 , 在普通个体身上已经酝酿不出那样充沛的勇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