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樊锦诗:我这一生注定属于敦煌

“舍半生 , 给茫茫大漠 。 从未名湖到莫高窟 , 守住前辈的火 , 开辟明天的路 。 半个世纪的风沙 , 不是谁都经得起吹打 。 一腔爱 , 一洞画 , 一场文化苦旅 , 从青春到白发 。 心归处 , 是敦煌 。 ”
2019年感动中国人物颁奖典礼上的颁奖词 , 是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的生动写照 。 从繁华旖旎的都市走向黄沙漫天的大漠 , 深居敦煌50多年 , 樊锦诗只做了一件事——用爱和生命守护莫高窟 。
樊锦诗祖籍杭州 , 生在北京 , 长在上海 , 小时候一篇课文让她开始向往敦煌 。 1963年夏天 , 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 , 25岁的樊锦诗毅然奔赴敦煌 。
住土屋 , 睡土炕 , 用土桌 , 坐土凳 , 喝咸水 , 吃粗粮……本就体弱的樊锦诗咬牙坚持着 , 最苦的还是至亲分离 。 从敦煌到武汉 , 两地相距2500公里 , 夫妻天各一方 , 孩子寄养在农村 。 19年后 , 樊锦诗的丈夫来到莫高窟 , 他们才得以团聚 。
“戈壁沙漠 , 环境闭塞 , 物资匮乏 , 但一走进洞窟 , 这些就都不重要了 。 ”樊锦诗回忆说 , “在莫高窟 , 一个洞窟一个洞窟看过去 , 我完全沉浸在衣袂飘举、光影交错的壁画和彩塑艺术中 。 ”
50载春秋冬夏 , 樊锦诗走遍大大小小735个洞窟 , 看遍了每一幅壁画、每一尊彩塑 。 作为一名石窟考古学家 , 樊锦诗主持编写的记录性考古报告《敦煌石窟全集》 , 被誉为国内第一本具有科学性和学术性的石窟考古报告 , 被学者盛赞“既真且确 , 精致绝伦 , 敦煌学又进一境” 。 退休多年 , 樊锦诗每年大半时间还留在敦煌 , 历时10余年编写的30多万字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 , 是她心中最大的牵挂 。
【艺术|樊锦诗:我这一生注定属于敦煌】在敦煌莫高窟 , 每个洞窟都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博物馆 , 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 。 为什么在遥远的沙漠里会产生如此璀璨的石窟艺术?这些画是如何画出来的?它们经历了什么?又该如何保护它们?带着这些问题 , 樊锦诗一头扎进繁忙的工作中 , 反复进洞、调查、临摹、记录、查阅资料 , 撰写考古报告 。
1985年至1986年 , 莫高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 樊锦诗负责撰写申报材料 。 那一次的经历让她深刻认识到 , “把老祖宗留下的遗产管好”还需要立法和制定保护规划 。 在樊锦诗的发起和直接参与下 , 《甘肃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于2003年颁布实施 , 首次将文化遗产整体保护管理纳入政府法制治理体系 , 敦煌研究院还联合国内外3家机构编制了《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 。
世纪之交的西部大开发、旅游大发展 , 给敦煌莫高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游客量 。 如何让莫高窟得到有效保护 , 樊锦诗忧心忡忡 。